他称,当前药物肝损伤(DILI)的诊断没有“金标准”,主要用排除法诊断,误诊率较高,而中药肝损伤误诊率更高,临床上中草药与西药联合用药高达22%,而治疗慢性病时高达22%。

针对抑郁的分子机制,该研究组发现这种簇状放电方式是由NMDAR型谷氨酸受体介导的,作为NMDAR的阻断剂,氯胺酮的药理作用机制正是通过抑制缰核神经元的簇状放电,高速高效地解除其对下游“奖赏中心”的抑制,从而达到在极短时间内改善情绪的功效。同时,该研究组对产生簇状放电的细胞及分子机制做出了更深入的阐释。